放欢一遇

人以群分,不群则狂。

记梗

李白x阮籍

拉郎第二弹

双向梦境,记梗



嗣宗看着小李白想,你顺风顺水知道什么呀,就知道天大地大我大,哪里不是河山落脚处,怕谁呢。罢了,罢了,你看,看见他没(指着十五六岁的阮籍),你们是一道人。小李白多不服气呀,那我们怎么就不是一道人呢。


后来后来,太白在亭子里喝酒,想起很久以前的这个梦,又跌进另一个梦,他在梦里看见阮籍,十五六岁年纪,遥遥举杯。想明白了,嗣宗一副轻飘飘的姿态,卧石长啸,却原来是个沉甸甸的,痛苦的人。原来真的不是一道的。

(又,太白、嗣宗代指成熟期的二人,李白、阮籍代指少年期。)

记梗。

很久以前的一个拉郎,少年阮籍x少年李白。

双向梦境,阮籍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小道士(…)虽然不解但顺应自然,然后在道观的对面湖心亭上,突然有歌舞,有觥筹,不知鬼神,亭里有个人,也就是李白,遥遥对他举杯。而李白也梦见了同样的内容。

“他站在桥头,生出了十几年里第一次胆怯。好像隔在他和这不知鬼神之境之间的,不是一道道波涛暗涌的水波,而是纵横在烽火流离与河清海晏之间的万丈深渊。
亘古的风声在其间呼啸张扬跋涉而来,他眼前闪过言笑晏晏的、千沟万壑的数百张脸。
然后静谧。
桥那头有人遥遥对他举起酒杯。”

写了个片段试水,大概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