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欢一遇

人以群分,不群则狂。

今日事


还是讲一讲和她的事吧,在上一篇日记里提到的姑娘。

她现在在我旁边睡着了,我把最厚的毛绒围巾给了她垫着。顺便负责给她一个安静的环境。

上午,起晚了,很饿。在第二节课下课后拉着她跑出校门去买早饭。出了教室风扑面而来,一点情面都不留。我向她讨要了个拥抱,把围巾分她一半作为报酬。
围巾够长,两个人刚好,我一半她一半。她说手冷,我说我羽绒服口袋里很暖和,你伸进来吧。她说好呀。我们的手挨在一起,如果有声音的话也是吵吵嚷嚷的吧。

我没去握她的手。
下次吧。

我们说起了柿子,她说我把手套卷得圆滚滚的,跟个柿子似的。然后她说起柿饼,说起昨天晚上的梦,说起小时候的事。

我眼前突然闪过了丘陵和平原地带过渡的冬天的雪,铁路旁的墓园,整齐的白墙红瓦的小房子。
我把这些告诉了她。

她呼出一口白气,笑了起来,浅色眼睛弯了弯又展平。
说,真好啊,

是啊,真好啊,偶尔我也有点盼头了,哪怕很微小也好过将就着活。

她快醒了,嘘。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