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欢一遇

人以群分,不群则狂。

厌倦

我记得她向我说起过的夏天,是很漂亮的,有张牙舞爪的风,瘦瘦的月亮。张开手臂就能把铺天盖地而来的暴雨,抱个满怀。

她抖抖头发上的泥土,像弃枝而去的野燕。

我以为她来找我,是留恋夏天,那些裹在我周遭,一层层的干燥的气息呀,连花都不会开在边儿上。她却喜欢抱着我,有时候也靠着。她的脸总是湿漉漉的,不停的淌着水。
所以我的领口也从来没干过。

不过自以为是也是一种病,我早该知道的。
你看,燕子怎么会喜欢夏天,干巴巴的,都不会笑。我住在这棵树上很久了,不开花不落叶,无风无雨也无晴。
她有时候摘一罐阳光有时候卷一袋雪花,风也会悄悄带一点儿。我只能给她枯燥乏味的团团热气。可我只有这些了。
我也像月亮借过一些光,藏在树叶脉络和盘桓曲折的枝丫上,坐在树根那里等了她很久。
她迟到了。日出的时候月光都溜跑了。

是啊,没关系。那天有人送了她一轮盛在碗里的月亮。
她不会稀罕的。

评论

热度(9)

  1. 酥尓放欢一遇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阿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