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欢一遇

人以群分,不群则狂。

【蔺流】良木

一点简略的,对于蔺流相处的感觉。
“我会长成一棵大树,等你赞一声良木。”
我不知道什么叫偏题,反正没有到过正轨上。





后来飞流也长高了。
蔺晨伸手在空中虚虚地比划了几下,手指刺破沉默的白幕泄出轻盈的风。他说,你看,你都快和你苏哥哥一样高了。
作势就要去摸他的头,飞流却侧身闪开了。手机枯掉的花枝也咕噜一声滚落到了桌案上,分明不再有生命的迹象,树枝上却有水渍的痕迹。

飞流有些慌乱的回过头来,他记得苏哥哥说过,这是你蔺晨哥哥最喜欢的花。
所以他每天都给它浇水,浇很多很多水。


可花还是枯萎了,蜷缩起来的花瓣边缘是逝去之人不甘阖上的眼。
蔺晨走过去俯身拾起,手却像漂浮在空中始终触摸不到奄奄一息的花枝。他叹了口气,直起身来。
飞流,把它埋了吧。
就埋在院子里的那棵梅树下,做了养分也不算是浪费了。

飞流以为蔺晨会很伤心,可他只是坐在梅树下用手摩挲着翻新的泥土,阖着双眼唱着行军的乐曲。声声凄绝短促,本是一番壮志豪情明朗疏落,到他这里却是山高水远,江上清风,山间明月。
一声一调,将军百战死。
一字一句,壮士十年归。


怒涛霜雪,天堑无涯。


飞流伫在树干后满目都是枯老剥落的树皮,那些细碎的裂痕摔落在他眼里,湖面涟漪,波澜骤起。
他赶不跑这些恼人的歌声。它们又回来了。

蔺晨偏转头去,对上他眼里挣扎着不肯被束缚被轻易浇熄的焰火。被灼烧得血肉模糊。
真是像极了林殊。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