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欢一遇

人以群分,不群则狂。

【蔺苏】少年白首

-突然想写写蔺苏于是就有了这篇。
姑且是个小短篇吧。
惊蛰已过。天气回暖。可我想要糖……糖。







蔺晨不信命。他规划的事就是未来,无关天命。
所以他执着一把扇子在梅长苏面前眉飞色舞,游小山峡守佛光去凤栖沟看猴子去访旧友带上美酒去顺两坛顶针婆婆的辣花生。
“我们离开这里。”
短短的六个字,语调全是欢喜。

上天待他太厚,蔺少阁主生得一副七巧玲珑心,凡事看得通透明白,不必尝尽大悲大喜,大起大落不过是如履平川。
于是上天想给他尝点苦头。
只是这苦头,在他人看来还是被偏爱的。他已做到仁至义尽,莫逆之交心愿已了,不似苦难,倒似福祉。蔺晨拢着袖子站在军帐外面,看着斑驳干涸的土地上冒出新芽,朝露明亮的发白。
他突然想起,梅长苏在琅琊阁养病的时候,念过两句诗,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作为林殊,他纵然青丝白发,依旧铁马山河。

蔺晨释然。林殊旧愿已了,那么梅长苏想踏遍的大好河山就由他代行。不过是只身一人,他本就是无人作伴的。迥然一身,自在逍遥。


他到达西京时,春还未至。

蔺晨把扇子别在腰间,穿过冬天的凛风绕过鳞次栉比的高墙红瓦寻到一户人家前叩开了门,主人见是蔺晨笑嘻嘻地请了他进屋,备上酒菜,欢饮畅谈。


他又绕去平陵。

风雨潇潇,蔺晨从不撑伞。没人再值得他撑伞。走到谁家屋檐下就端出一脸温雅笑意借口热茶暖暖身子。


广汀的莲子熟了。

蔺晨念着清香滋味就前去了。四处东逛逛西晃晃等到午时的钟声响了三下,扔了手里的杨柳叶往集市走,莲子正新鲜,采莲姑娘笑意清涩。一双盛水的眸子,欲说还休。
蔺晨纵身跃入池上折了枝荷花弯身赠给农家姑娘,携着莲子翩然离去。再不相见。

多情最是无情。

蔺晨以前也爱折花,别人院里的最漂亮。什么花都折,按着季节来,开什么花折什么花。春携桃枝秋带海棠。可他独独不折梅花。

冬天开得太寂寥,无半点欢喜之气,太冷清,不好。
他把这话告诉梅长苏,梅长苏含笑,不答话。
天晓得琅琊阁每至冬日,开得灼灼的梅花是往何处来的。
两年里他去了许多地方。长苏说得不错,照他的走法是走不回琅琊山的。
老阁主捎信让他回琅琊阁,玩也玩够了,本业可不能丢了去。
蔺晨托着手里的鸽子。之前他收到信,还是梅长苏叫他去金陵。他了结了手头的事就快马加鞭从南楚赶了过去。于是上天怜悯,让他践行了陪他走到最后的诺言。
如此他还得谢谢老天。

哦,对了。金陵,还有金陵。他打算绕道从金陵走。把他的一路见闻告诉梅长苏,送他最后一别。先前送别他的人太多,蔺晨没有同他告别的位置,想来自己在他们看来是不受待见的。

毕竟他救不了林殊。
可他不认识林殊,凭什么。

他们怎么就不怕失去梅长苏呢?除了他,除了小飞流。

蔺晨站在苏宅紧闭的大门前撇撇嘴,撑开纸扇对着身旁的空位摇了摇。

长苏,你瞧,你把他们惯得,只晓得林殊了。

苏宅,林殊把它送给了霓凰。这是他送给他的小女孩的,最后一点念想。束发的玉冠,赠给了庭生,也许不太适合他。

至于萧景琰,作为林殊,他什么都给了他,也没有什么可送之物。也是,这身家性命都给了他的家国天下。

蔺晨收拢了五指,什么也没有,空空如也。世上最狠心的人就是他梅长苏了。
不过他也不需要,都是死物,倒不如记着点往事,没事儿拿出来想想,解解闷,琅琊山上的日子想必也不会再鸡飞狗跳了。

其实蔺晨宁愿他作为林殊平安喜乐度过人生,一杯烈酒二三好友四五田宅尝遍六七欢喜踏遍美景八九处万事九分如意便可十全十美。

如此这般,他宁可不认识梅长苏。宁可抛却欢喜悲凉感受,不识人间起落滋味,一生做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圣人。

只要他还活在世上,林殊也好,梅长苏也罢,那又何妨。

但只能是奢望。

这是他蔺晨的求不得。

蔺晨转身直返琅琊山。
正值初春。

空山雪清溪水涨,游客渡溪梗古槎。
不知溪源来远近,但见流出山中花。

可以梅长苏无福消受了。
而他也无心再赏。

蔺晨不信神佛。
可就在梅花再放时,蔺晨折了枝置在山下佛寺的香案上。
许点什么好呢。

许长苏来世的路不再是风雪藏行径,林风透卧衣吧。

苦难我来受着,此生已是清福享尽。

他立在端庄肃穆的佛像前。
一肩明月,两袖清风。

fin.

评论(1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