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欢一遇

人以群分,不群则狂。

叶乐二三事「完」

*因为三次一些原因匆匆忙忙的赶完了。
问题啊之类的随便提,我会慢慢改正的!

如果下次再见的话就写流浪汉和医生的梗。

噢,对了。这是……he还是be…?




8





连皇帝都开始偏头跟身边的小太监感叹,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张佳乐因病告假三日未上朝,皇帝琢磨了一下好像没啥大事自己也不用看他愁眉苦脸的就准了。

结果三日一过,张佳乐穿得工工整整的,来上朝了。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一开口就是让皇帝把他调到北方去驻守边防。

天子当时给吓得呀,都懵了。

张佳乐还是公谨的弯着腰拱着手,“陛下,当今天下太平,边防安定,朝廷内贤臣济济,为陛下分忧。我等长期居于院墙之内,未曾知晓边塞苦忧,臣虽非将才,可也有那么一点儿小本事,家父已经年迈,臣恳请陛下允准我代父之职为陛下守着这国门社稷。”

张佳乐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可见做纨绔子弟的日子但也并非一无所成,好待磨了磨嘴上功夫。

至于并非将才,皇帝听了都想翻白眼。你张家鼓捣这炮火多少年了,能不能上阵杀敌不清楚,就这火药能把北边儿的山地轰成平原。

可他素日里做事都有点漫不经心,怎么突然参悟了要报效祖国了。

不过皇帝想着,少了个人添堵,省了点粮食,也挺高兴的。反正现在没啥大风大浪,龙爪一挥,准了。


张佳乐接到御旨就风风火火的北上了。


到了北边儿把他爹吓得喜极而泣硬是跑山上的佛庙里还愿去了。

安顿好了事,张佳乐就在开始打听消息。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

后来北边儿出了点儿小事他给摆平了,皇上的赐婚他给推了,叶秋送来的好酒他给喝光了,还是没有叶修的消息。

谁都知道叶修没了。

他偏生不信。

他从前的莫逆之交孙哲平看不下去了冲到他面前把叶修的随身携带从不离身的玉佩扔给他,“你就认了吧,年年给他烧点儿钱敬壶酒,圣人平安喜乐,何苦自己不放过呢。”

张佳乐看都不看那玉佩一眼,梗着脖子望着孙哲平,“玉佩又不是他,我凭什么承认。”

“你非得见着尸骨吗?!”

“见着了我也不信,一堆烂骨头一抔土都不是他,我等的是叶修。”

孙哲平气得要打他,可张佳乐就那样直戳戳的盯着他。跟盯夺妻仇人似的。
他咬咬牙拂袖走了。


春天过了一个又一个。
张佳乐每年都在夏至搬了个梯子坐在府里的墙上,朝着黄海那边儿望。

“叶修没有死。”
“他一定在北方的某个地方懒洋洋的靠着等我去找他。”
“我还欠他一顿花酒钱呢。”


他就年年朝那边儿望,天天朝那边儿望。
就不信你叶修不回来。

评论(3)

热度(26)

  1. 琉稜放欢一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