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欢一遇

人以群分,不群则狂。

叶乐二三事「七」

*开学了跟有期徒刑没什么区别。
现在是探监时间。











7





张佳乐坐在楠木桌前。
灯油一点一点烧干,他的眉眼一点一点黯淡。
他的思绪里风雨交加。

难以想象,叶修没在了一场天灾里。
相处了许久也算有浅交,张佳乐多多少少是知道叶修从前的事。

商场上运筹帷幄的常胜将军。

同僚中也有人知道张佳乐年年托人打听一个叫叶修的商人的消息。多多少少也了解一些。

不少人也扼腕叹息。

过慧易折。

他们惋叹一个商人。

张佳乐却惋叹的是叶修这个人。
又不仅仅是惋叹。还有更多其他的,不能述之于口。

他将目光与清灯煤油相纠缠。

突然间就想起有一次他半夜睡不着,翻墙去找叶修。凭着记忆摸到了他的房间。

窗户是开着的,张佳乐从窗户跳进去。
放轻了手脚放慢了呼吸走到床前。

叶修侧躺在床上。张佳乐蹲了下来,同他齐平。在清冽的月色中描摹着叶修的眉眼。
分外熟悉又分外陌生。

叶修的呼吸很均匀。

张佳乐凑近了去看。
叶修嘴唇很薄,形状柔软。

“薄情。”

他蹲在地上勾起嘴角。

后来他就离开了。不动声色的。

张佳乐看着一路千里迢迢来到他桌前的月光,叶修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

不,不见到尸骨他是不会相信的。

凭什么一句话就让这样不可多得的人消失了呢。

除非他亲眼所见。

张佳乐站起身来。朝月光招了招手,抬起双臂环在胸前,抱着满怀的月光闭上双眼。

他和叶修都知道不戳破才能长久。所以步步谨慎又故意破绽百出。

现在他认输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