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欢一遇

人以群分,不群则狂。

叶乐二三事「六」

*元宵节快乐。
要开学了方成狗。
进度和逻辑对我来说跟物理公式似的,没用。要不咱凑合凑合着看?(……)







6




这叶修走也是走了,张佳乐也不知道他去了何处。

出了叶府大门他还是讨人欢喜的如意郎君。美酒外侧,红颜在怀。

可到底是少了点什么。没人抓住他言语间的漏洞肆意嘲讽,没人拢着袖子靠在栏上满不正经的笑。

午膳过后他站在高墙前看着上面生出青苔,爬满藤蔓,砖墙之间的缝隙被泥土填满。

从离别到如今,楠树已过墙头。
张佳乐也收起玩闹心性,踏踏实实的学做一些事。不再是策马风流的少年郎,他如今也算混了个一官半职。
到底是官宦世家,他又是独苗。总归是要回到庙堂之上的。

他偶尔也托人打探着消息,有没有叶姓的经商人家。

银子是流出去了,消息却是毛都不见一根。


后来又过了许久,等到张佳乐从只能辨识出上面那位的轮廓的地方走到了能大致看清他的脸的位置时,终于有了那么点风声。

在北边儿有名儿的商人里面,却是有一位姓叶的。
张佳乐连忙着追问,叫叶修吗。
对方摆摆手,是叶秋。

那你再帮我打听打听有没有叶修这个人,劳烦了。

张大人不必客气。

客客套套的。
张佳乐从前最不屑这一套,叶修也是。可如今用起来却是炉火纯青。


迟迟没有风声。


又过了很久。
张佳乐如今的位置已经能看清皇帝的脸。
不好看。还没叶修好看。
张佳乐站在那里端的却是一副正经模样。


然后他就想起叶修了。


这都过去多久了。想起上次去他家喝酒都像是上辈子的事了,只是酒的滋味和叶修的笑意他却记得分明,又恍如昨日。


毕竟是托付的事,到底还是有了眉目。

原来叶秋还有个哥哥叫叶修,同他们一道北上经商。他们走的是水路,路上突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而下。翻船了,损失惨重。叶修也不知了下落。
有人说没在这场灾难里了,可尸骨都没见着,说不准还活着。
叶家一直派人在找,找了这么多年,却是杳无音信。


张佳乐听他说完后滞了一下,旋即如常,道了声谢就离开了。


当天晚上张府闭门谢客。
张佳乐的房中灯火一夜亮至天明。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