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欢一遇

人以群分,不群则狂。

叶乐二三事「五」

*我没有忘记这儿……吧?
好吧,我承认,蔺苏那边儿发糖了我要上天了,就给,忘了。
回到开头的时间线,这一次,告别。





5





一回生,二回熟。
张佳乐翻墙跟出入自家房门似的。
每日用过午膳后叶修就搁院里逗逗鸟,读读圣贤。张佳乐就翘腿坐在院墙上,有时候带着酒,有时候带着歪心思,顺酒的歪心思。叶家的酒窖教他给摸了个遍,比自家还熟。

叶修同他开玩笑,“张佳乐,你趁早卷起铺盖入赘我叶家得了。”
张佳乐扬起眉,嘴角也朝相同的方向勾起,“怎么?你还有妹妹?是美人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
“美人没有,你看我成吗?”
“……叶修你大爷。”

这样胡搅蛮缠的度过了春夏秋冬,年复一年。
张佳乐做着他的纨绔子弟。
叶修做着他的闲散商人。



叶修看着趴在桌子上醉得不省人事的张佳乐,伸手戳了戳他的脸。
不经风雨的世家公子,眸子里都是草长莺飞。人间疾苦与他并无联系。
笑起来的时候像叶修儿时在院子里看见过的野燕,眼尾锋利,一掠而过。

张佳乐这一睡就到了夜色初临。

等他撑着胳膊把脸从桌子上抬起来时,叶修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
“老叶?”
“人呢,一眨眼就不见了!”

有衣衫摩擦发出簌簌声,张佳乐闻声回头。
“张佳乐你眼睛够大的,这眨一下眼天都快黑了?”

叶修手里拎了壶茶,低垂眉眼携着袖口拭着壶身。

张佳乐自知理亏,摸摸鼻子也不再反驳他。就单手撑桌上,看着叶修。

其实他这个人,很少细致的去观察一个人。官家之子,他对人自有评定只是闭口不言。他与叶修相识也有二三载,平日里插科打诨却不曾好好看过眼前这个人。

容貌上乘之人张佳乐见过不少,周家少爷周泽楷便是个中楚翘,一面惊鸿。
他自己也是生得眉清目秀,笑起来的时候张扬炙热一树繁花落,过目难忘。

但叶修不一样。
他虽生得眉目俊朗,与别人却大不相同。与市井小民一道,他可以是只问柴米油盐的俗人。与官宦商人一道,他可以是精于算计的聪明人。与乡野隐士一道,他可以是淡泊世俗的逸者。
你并不能把他局限在一种人里。

张佳乐皱着两道锋利的眉冥思苦想。


叶修把茶搁他眼前。
“醒醒酒。”
“老叶,这不像你啊。”
“张家的独苗,来我这儿一顿酒喝傻了,这责任,担不起。”
“好好说话,谁傻了?!”

叶修端着茶杯,白玉的杯子,与手竟无分别。

张佳乐盯着他的手,觉得喉头有些干涩。一口饮尽了茶。

叶修只端着茶摇晃。晃了几转直到张佳乐眼睛都花了,他才把它搁在桌上。

“乐啊,我跟你说个事儿。”

语尾似有踌躇。

张佳乐打了个寒战。
“别这么喊,怪恶心人的。”

叶修翻了个白眼,不去计较张佳乐离了姑娘就抛之千里的情商。

反正没气氛了干脆不要了。
原先的踌躇也变得漫不经心。

“我要走了。”

“哦。”

张佳乐抬眼打量了他一下。
“多久回来?”

叶修收回停留在别处的视线看着他的眼睛。

“不知道,看情况吧。”

张佳乐也对上他的视线。

“那成,你回来我再请你喝花酒。”

笑得是吊儿郎当。


“你舍得吗?你就不怕我勾走了你的心上人。”


叶修也是满不正经。

“嘁。”

张佳乐单边吊起嘴角勾起一个无所谓的笑,起身离开。

他经过叶修身边听到叶修说,“走了。”

张佳乐也扬起手在空中挥了挥。

“走了。”


等你回来。


这次没有翻墙。
你回来了,我自然会同往常一样翻墙来找你。
离别就算了。



他们都是多情之人。聚散离分一笑而过。

只要能回来,就不算告别。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