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欢一遇

人以群分,不群则狂。

叶乐二三事「四」

*食言小王子就是我……ˊ_>ˋ。
其实结局我想写be。(bu





4



张佳乐出了叶府在街头晃了几转儿觉得索然无味。
睡在杨柳岸的书生日复一日的捧读圣贤,盼着有朝一日金榜题名夜宿明月楼。
卖酒的老头儿还是很吝啬,丝毫不肯退步,奈何他有美酒。
少年轻衣裘马驾船游湖,岸上踏歌声不断。

和平安宁的日子翻不出什么新的花样。
同往常一样,张佳乐去找了他的红颜知己,是位歌女,名青遥。青遥容貌脱俗,一把嗓音也是清冷疏离。对别人像来是客客气气,独独对张佳乐笑脸相迎。
可今天他似乎没什么心思。青遥的衣裳是什么颜色,她唱得又是何地的曲子,张佳乐一概没有记住。
佳人在前,他却不自觉的想起叶修来。

他在想,这样平淡无波的生活,叶修是怎么过的。他的嘴角总是轻轻吊起的,不像是笑。
他突然对叶修生出了好奇。

再也听不进曲子,张佳乐起身绕到姑娘身后,按住她正在弹琴的手,放软了语气,“好青遥,我今日有些事需要弄明白,先告辞了。”
不待她开口张佳乐就弯着一双温情的眸子离开了。


出了青楼,他寻思着该找个怎样的理由去拜访叶修。无意间瞥见卖酒的老头儿,心头一亮。
张佳乐提着一坛酒叩响了叶府大门。
“我找叶修。”

下人认识他不再多问就让他进去了,只是难免嘀咕,“张家的小公子不是从来只找叶秋少爷吗?难道是我耳背了?”

张佳乐凭着先前的记忆寻到了暖阁,估摸着叶修应该还在,出于礼节,他还是先敲了敲门,可是没反应。耐着性子,张佳乐又敲了一遍,还是没反应。

“叶修这是你逼我的。”张佳乐不耐烦了一脚踹开了门。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但是在他的脚接触到门板之前,门开了。
门开了。张佳乐一下子就朝前摔去,结结实实的撞到了叶修的头上。
这在叶修的意料之中。
在张佳乐的意料之外。

“张佳乐你头是铁打的吗?!”
“叶修你好意思恶人先告状?!”
“现在飞来横祸的是我,张佳乐。”
“你就瞎扯吧,居心叵测。”
“居心叵测?对你?我又没瞎。”
“诶你想哪儿去了,我是说你蓄意谋害我!”
“谋害你还需要蓄意?”
“叶修你大爷。”
“哟,恼羞成怒了。”
“呸。”

张佳乐知道嘴上功夫自己赢不了他,再被他给带下去怕是一会儿找不着北。于是扬了扬手里的酒,“我来还酒的。”

叶修靠在门板上饶有意味的勾起嘴角,“哦?张公子还是个讲信用的人。”

张佳乐不再和他贫嘴,手一扬将酒坛子抛给叶修。“我只对漂亮姑娘讲信用。”
“至于你嘛,我还惦记着你家的美酒。”

张佳乐也挽起一个笑,不同于风月间的温情脉脉,也不是酒席上的敷衍了事,是由心而生的笑意,带点儿狡黠,眉眼却是骄傲。
像得了宝贝。
整整衣服捋了捋散到耳旁的发,张佳乐转身离开,绕过曲曲折折的回廊翻过院墙回到自己家里。

叶修掂了掂手里的酒坛子也回身进屋,“好酒。”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