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欢一遇

人以群分,不群则狂。

叶乐二三事「三」

*才开头我就已经想好了结局……
目前来看是倒叙,从相识到相知的过程交代完了再回到第一节的时间线。
我争取晚上更四。




3



后来叶秋带张佳乐去暖阁里烘烤衣服。
张佳乐跟在叶秋身后东张西望。
他记性不错,记下路线省得以后麻烦。

已经是冬末春初的时节。帝里春光烂漫,偏爱春杪。其实不然,早春的寒意料峭也自然有它不与常人道的风韵。

瑞雪兆丰年。

叶修立在院子里的雪杉下。
张佳乐一袭长衫缓步廊上。

叶修一抬头,张佳乐一低头。
各自的眉目晕染在呼出的白色雾气里看不真切,只是眼角眉梢的春意是如何也遮掩不住的。

走在前面的叶秋回头望见此般景象只得摇摇头。
也不知多少姑娘的真心白白付诸流水,这如意郎君,从此也是美玉有瑕。



张佳乐想要顺一坛美酒的念想也就作罢。

他刚把衣服从架子上取下,叶修就推门而入。暖阁里乍的灌入一阵冷气,张佳乐冻得一哆嗦,瞧着是叶修出口的话又咽了下去。

叶修关上门瞧见他这模样心里好笑,嘴上也是毫不留情。
“张佳乐,你不会这么大了还不会自己穿衣服吧?”
“要不要我帮你叫个丫鬟?”
张佳乐提着衣服的手一滞,“叶修你积点口德成吗?谢谢你的好意,我怕你家丫鬟见了我就跟我走了。这样多不好。”


“这样啊,那我就帮你把门打开,省得暖阁里的热气熏昏了头,你这衣服穿反了可不好出门。”
叶修还真把门给推开了。自己坐在火炉边儿上品起茶来。

张佳乐三下五除二把衣服穿好丢下句,“叶修你大爷。”扬长而去。

叶修端着茶杯拾起他无意间落下的一枚用红线系着的铜钱。上面还残存着脂粉香味。

“哦?姑娘给的定情信物?”
“张佳乐,你怕是要认栽了。”

这厢张佳乐刚风风火火的出了叶家大门,一路大摇大摆理所当然的模样,连他自己都忘了是翻墙过来的。
更别提目瞪口呆的下人们了。

“这不是张家的小公子吗?怎么会……在这儿?”
“听隔壁张府的人说,他们家小公子又偷跑了,老夫人正气着呢。”
“……我们要不要去跟他们通个气儿?”
“少狗拿耗子了,你要真这样干了外头有多少姑娘眼巴巴的盼着他,就有多少恨死你。”

两人言语间张佳乐已经走远了,再抬头看见的只是他被风吊起的衣角,召告着遇见他的人,更加温暖明朗的季节才是属于他。
凡是他走过的地方,衣衫带起春意,肆无忌惮。屋檐雪化融进春泥,生出的浅草不过没过京中少年郎的马蹄。
谁家姑娘赤足拾纸鸢。

叶修把玩着手里的铜钱,等着他再踏进暖阁带来融融春意。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