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欢一遇

人以群分,不群则狂。

叶乐二三事「二」

*接着上次,关于初遇。
我恨格式。
大冬天的真冷啊。以及,感谢喜欢ˊ_>ˋ。






2.


张佳乐喝醉了。醉得一塌糊涂。

而且他还赖着不走了。手和头跟贴桌子上似的,叶修怎样都拉不动。

缓了缓酸痛的手腕,叶修索性不去管他,坐到一旁的凳子上喝起酒来。

叶修的酒量也不好。但他比张佳乐聪明些,偶尔一小杯解解馋就够了。要是像张佳乐这样灌,指不定被他缺德的弟弟扔哪天街上了。


时辰尚早。
足够回忆一场往事。


张佳乐恍惚间做了个梦。是刚见到叶修的时候。
那时候是隆冬。谁都不愿出门。

在自家暖阁里温酒赏梅,也是一场风花雪月。谁要去外面受罪呢。

但张佳乐就是张佳乐。

他在屋子里关得闷了,又不敢明目张胆的跑出去。被他娘知道了得被念死。

他还是很爱惜生命的。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阿弥陀佛。”

张佳乐双手合十胡乱的念了几句就翻窗偷跑了。
本来该是很潇洒。

但他跳下时脚下一滑,积雪覆盖的地面可不吃张小公子那一套。

这不,新换的衣衫也就这样了。

“也成,去隔壁叶秋那儿借着晾衣裳顺壶好酒。”

叶秋是个商人。

张佳乐与他相识也不过是酒席上宴宾请客推杯换盏之间。

张佳乐喜欢他身上毫不市侩的干净气息,叶秋喜欢他不拐弯抹角直来直去的性格。

互相看着顺眼,一来二去,两家又不过一墙之隔,就成了朋友。
也算是君子之交。


张佳乐翻过院墙后才想起一件大事儿,叶秋的房间在哪儿。

总不能跑到人大厅去叶秋在哪儿吧。先不说他是翻墙来的,就这身儿衣服也不是能见人的。

“算了不管了,先找个地方避避风。”

他甩甩袖子摇摇头打算找找周围有没有能问事儿的小丫鬟。一抬头却看见廊上叶秋正站在那儿。

张佳乐眼睛一亮两步并作一步走到叶秋身边。上去就揽住人脖子往身边带。

“叶秋啊,还好你在这儿。我这打算去找你呢。来来来帮兄弟个忙!”

叶秋转过头挑眉看着他。
“张佳乐?”

“叶秋你不是吧,这么没良心,才几日没见啊,名儿都记不住了。”

“……”

“算了不说这个,我有事儿找你。”

叶秋挥开他的手上下打量他,满眼戏谑。
“什么事,你说。”

张佳乐看了看四周没人才凑到他耳旁说,“我是偷跑出来的,结果衣裳湿了,你借我个地儿烤烤。”

张佳乐凑得很近,气息悉数散在他耳边,温温热热的,还带着桂花糕的甜味。

叶秋伸手指了指大堂,“那儿,有火。”

“……叶秋你想我死吧。”

“你不请自来踩坏了我昨天种的两棵野草,怎么算。”
叶秋指着墙角一脸确有其事的模样。

张佳乐狐疑地回头看了看,“你瞎说吧。”再回过头来时叶秋已经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他赶忙追上去,“叶秋,我不就上回顺了你一坛酒你至于吗?太绝情了。”

叶秋果然停下来,双手抱胸靠在栏杆上似笑非笑,“原来是你啊。”

张佳乐愣了愣,“你不知道?”

“张佳乐?你今日怎么有空来找我了?”
很熟悉的声音。好像是……叶秋?


“哥,你也在这儿?”

张佳乐转过头,看见叶秋站在廊上。
完了,出丑了。

他想起来了,叶府有二子。长子名叶修。所以他这是闹了出笑话了。

叶秋看他表情便知道怎么回事儿了,挽起笑走到张佳乐身边。
“我来介绍一下,叶修,我大哥。”

张佳乐到底是善于言语周旋的人,也收起不太正经的模样端得是彬彬有礼,“在下张佳乐,久仰。”

那边的叶修也是笑意盈盈的模样。
“张公子,我藏的这酒,滋味如何?”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