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欢一遇

人以群分,不群则狂。

叶乐二三事「一」

*古代AU
其实是叶乐叶?
以日常为主,叙事风

那么,开始了——



1.


张佳乐。

花娘们听到这个名字笑弯了一双柔情似水的眼,闺中小姐偶然听到丫鬟的闲言碎语夹着这三个字,捏着绣针的手一颤,落在了不该落的地方。
嫁人还得嫁张郎。

谁家姑娘一时兴起的戏言,却也传开了。不大不小的一座城,谁都知道张家的小公子是不可多得的如意郎。


而这位如意郎君,此刻正准备翻过叶家院墙,手里提着一坛酒。他刚撩起袖子,后面就传来懒洋洋的声音。

“哟,张家的小公子也做起梁上君子了?”

张佳乐提着酒坛的手一抖差点落在地上,知道被人发现了暗道时运不济出门没看黄历,却挽起嘴角笑意盈盈的模样,“老叶,你这话就不对了。君子我是,但不是梁上君子。你说你这酒,你又不喝,美酒也怕巷子深嘛,我这不帮你实现它的价值呢。”

张佳乐毫不客气的就坐在院内的石桌上,昨夜下了雨,晨露未干,湿了新衫。

“张佳乐你真敢说。就这酒,三杯下肚,别说姑娘的脸,就是这出门的路你都看不清。”

叶修逗着手里的鸟,头也不抬。嘴角吊起。

张佳乐把酒坛放桌上跳下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赌什么!”这一掌,响亮,有气势。

就是手有点麻,嗯。

“一个月的花酒钱。”他放开手里的鸟儿,理了理衣袖看着张佳乐,眉眼间都是戏谑。

张佳乐好酒,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儿。
但他酒量不好,比他运气不好这件事要不知名得多。

说到运气嘛,算是这位如意郎君唯一败笔,不提也罢。

叶修就是瞅准了这点。老实说,他也挺好奇张佳乐这样笑脸盈盈眉目飞扬的人喝醉了该是什么模样。

所以他赌了。他也知道张佳乐一定会答应。

一个月的花酒钱。他求之不得。

叶修索性一跃坐到栏杆上,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张佳乐挑挑眉,抱起酒坛子一脚踩在石凳上,掀开酒布,直接就灌上了。

毫不拖沓。

有酒水顺着嘴角流经喉结渗进衣衫,握着酒坛的手指屈成好看的形状。

天生风流。

彼时正是人间三月。春意尚寒。院子里入眼的皆是新绿。张佳乐的青衫颜色要深一些,分明是格格不入。

该是属于更温暖一点的季节。
叶修眯起双眼想着。

这边张佳乐干完一坛酒,拍拍胸口眉飞色舞的准备豪言壮语一番,刚张嘴却地转天旋,一头栽到在桌子上。

叶修哑然。
这效果,立竿见影。
不得已只好起身去看看情况。

“喂,张佳乐?”
“……嗯?”
“起来,我这宅子不收醉鬼。”
……

张佳乐不做声丝毫没有清醒的迹象。叶修打算叫人端盆水泼醒他,却突然被人撰住了袖子。

“青遥,你这衣裳布料不错啊……哪儿做的……”

果真是纨绔子弟。做梦都在同姑娘调情。


叶修扯扯衣袖满目笑意。

“张佳乐,你这下可被哥抓住软肋了吧。”

评论(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