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欢一遇

人以群分,不群则狂。

下山



我是一个道士,年纪轻轻,修为平平。被师兄抱回来,在武当长大。眼里所即虽只有武当山上的草木荣枯,心里装着的,却是大道。
前些时候,刚刚过了冬至。师父让我去一趟华山。我打点好行装,翻身上马,一切自如。真正踏出武当山的一刻,听到剑穗晃动的声响,听见马蹄破开地上薄薄的一层雪。
这是我头次下山。华山好像很远,有很多个武当上下那么远吧。黄乐师兄说,华山还很冷,让我备好胡辣汤。哦,师兄还说了,华山的姑娘很漂亮,让我坚定道心。我对自己非常有信心。

祖师爷说过,要认清自己。
我幼时顽劣,去捣松树上的鸟窝,被拎在师父门外反复背这一句话。我以为我从此成长了,今日才知晓没有。

此刻我在华山的道上,漫天的大雪,滚落在道袍上,片刻不停留,利落坠地。新雪层层欺上,寻不见前路。我掉转马儿几经徘徊也未见指路的人,满目的白,不辨东西。我有点想念武当的薄雪。
有马蹄声传来,急促一如华山的雪。我正欲开口问路,却见得是位姑娘,唇舌都僵住了。
武当没有姑娘。所以我没和姑娘说过话,怎么办呢。我捏了捏剑穗。
“这位姑娘。”
许是风太大,听不见人声,她停下来时已距我好几段白雪。
“道长何事?”
她回过头来,束起的黑发上抖落簌簌的雪。眼尾和唇角是一样的颜色。是,是梨叶。
我没能答上话。华山太冷了,冷到嗓子眼都被冻住了。华山的颜色太少了,少到只有红白两色。
“…无事,华山的雪,很美。”
她愣了愣神,随即笑起来。声音是决起而飞的雪雀,直直穿破风雪。

我有点想念武当的青松。






其实没写完(。)
华山的女孩子真可爱.jpg



评论(4)

热度(21)